保费、利润“两重天” 国资股东离场后爱心人寿如何突围?

正文:

两国有股东陆续宣布拟离场后,爱心人寿部分股权归属或将国资转民营。3月2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近日爱心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心人寿”)两国资股东拟将所持合计14.7%的爱心人寿股权进行转手,其中原国有股东北京保险产业园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保险产业园”)所持的5.88%股权已找到“下家”。另外,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业绩方面,爱心人寿保费大增却又连年亏损,偿付能力自开业以来亦不断下降。

国资股东相继离场对爱心人寿有何影响?保费利润“两重天”原因为何?不断下滑的偿付能力如何提振?作为一家新生代险企,爱心人寿如何从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突围”?

两家国资股东对所持爱心人寿股权的出清,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根据保险行业协会相关信息披露,爱心人寿发布股转公告表示,股东北京保险产业园拟转让1亿股股份至洛阳龙鼎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鼎铝业”),这部分股权占爱心人寿总股本的5.88%。转让完毕后,北京保险产业园将不再持股爱心人寿股份。

“龙鼎铝业是一家非常优秀的国内民营企业,发展态势令人瞩目。此次龙鼎铝业以股东身份入驻爱心人寿,同样更是龙鼎铝业对于爱心人寿未来发展的长期看好。”对于这一股权变更计划,爱心人寿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强强联手,相信新股东的入驻将为爱心人寿带来更为强劲的发展动力,而爱心人寿亦将不负众望,持续不断地为社会、为百姓、为股东创造更大价值”。

爱心人寿原股东北京保险产业园则称:“北京保险产业园作为区属国企,承担了一定的政府属性,包括推动虚实结合,区域性经济发展的支撑职能,早期持股爱心人寿,是为拉动金融企业发展,同时也推动其在保险产业园的落户,助力产业园的发展”。

对于股权转让原因,北京保险产业园表示:“目前爱心人寿的网点铺设与布局已经逐步完善,长久来看,前景可观,现在退出能够获得较好的投资收益。择机选择退出股东之列,让更有实力的新股东加入投资。”

除了北京保险产业园外,爱心人寿另一股东,吉林省国资委旗下的吉林省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吉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亦在吉林长春产权交易中心预披露了拟将持有的爱心人寿1.5亿股股份公开挂牌转让,其占爱心人寿注册资本的8.8235%。

若国有法人性质股东均换成社会法人,将对爱心人寿产生何等影响?

“在活跃的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认为股东性质的转变不会对公司良好的经营态势产生任何影响。”对于此问题,爱心人寿如是回复。

首都经贸大学保险系副主任李文中则分析称:“一般来说,由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考核要求和经营合规性要求,控股股东为国有法人股中小险企,相比控股股东是私人资本有险企,在经营策略上可能相对稳健一些。不过,由于爱心人寿目前的10多家股东之中没有一家能够达到控股程度,此次股权转让对此没有影响,因此我个人觉得爱心人寿此次股权变更可能不会对公司经营策略与风格有明显影响。”

保费收入“水涨船高”

因疫情承压等原因,从行业来看,2020年人身险公司保费规模整体增速仅为7%。相比之下,爱心人寿超300%的保费收入增速,以及其成立以来居高不下的保费规模扩张趋势也令人为之瞩目。

具体而言,2020年全年爱心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3.13亿元,同比增长速度达329.70%。在此之前,2017-2019年,爱心人寿保费收入依次为0.44亿元、3.03亿元、7.71亿元,其中2018年与2019年保费同比增速分别为588.64%和154.46%。

爱心人寿如何保持保费的高速增长?对此问题,爱心人寿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首先,爱心人寿在第一时间即启动紧急预案,对公司面临的阶段经营环境、疫情下的行业趋势进行了预判,在决策端保证了公司运行的正确方向。

其次,在具体经营动作上,公司积极推动销售渠道线上、线下经营模式的融合,主动与合作主体共同探索线上作业模式,同时内部通过在线会议、共享职场等方式全面启动线上混合办公模式,提速公司数字化转型。

爱心人寿还指出,在全渠道经营方面,爱心个险、银保、团险、经代、互联网全渠道经营的策略也发挥了重要作用。“疫情对不同销售渠道的影响不一而同,传统线下渠道最为严重,但以线上业务为主的互联网渠道和已对公业务为主的团险渠道受影响相对较小,不同渠道间的互补作用,很大程度上减缓了疫情对公司整体业务的负面影响。”对此,爱心人寿如是解释。

分支机构建设方面,爱心人寿表示,其作为一家新公司一直大力推动全国分支机构的建设,2019年下半年公司完成了京津冀区域分支机构布局;江苏分公司顶住疫情压力,于2020年4月底顺利开业;12月,广东分公司正式获得开业批复。公司方面评价称:“不断发展壮大的分支机构,为公司全年业务的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持。”

利润指标、偿付能力双低迷

与保费的迅猛增势对比,爱心人寿的连年亏损则愈显“寒冬”。根据今年四个季度偿付能力报告,2020年该公司亏损1.6亿元,自成立以来累计亏损8.44亿元。在此之前,2017-2019年,爱心人寿历年亏损额达1.82亿元、1.87亿元和3.14亿元。

对此现象,李文中则分析称:“过去我们有‘七平八盈’的说法,是说国内寿险公司成立之后大约七八年才能盈利,主要是因为寿险公司业务前期投入较大,对于成立于2017年的爱心人寿而言目前处于亏损状态很正常。当然,近年来国内有中小寿险公司成立两三年就盈利。不过,这些很快实现盈利的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它们都属于资产驱动型公司,强调保险资金的投资运用。但是,这并不太符合政府相关部门希望的保险公司业务应当回归风险保障。”

当前,衡量寿险公司表现的标尺上,不单单靠利润指标,新业务价值或许是更重要的“度量衡”。

“对寿险公司来说,利润是个相对滞后的指标。因为寿险公司的利润来源中,绝大部分是既往业务在当年的利润释放。”爱心人寿方面认为,新业务价值是衡量寿险公司在当年的经营结果更好且最直接的指标,是保险公司最重要的估值基础。

对于上述说法,李文中表示肯定:“其实这主要是源于寿险公司产品保险期限长,保费收入期限相对较短,未来利润需要在会计上逐步释放形成的。”

“作为新公司,由于存量业务较少,新业务价值的重要性还会进一步上升,代表了公司当年经营成果、持续经营能力、未来成长潜力。”爱心人寿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经国际知名独立第三方机构初步审阅,2020年公司实现新业务价值结果为1.1亿元,同比增长294%。

那么,中小寿险公司如何保持新业务价值增长?李文中建议,首先要保证新单保费收入稳定增长;其次要加强成本费用控制,以保证对新业务价值的估计在未来能够真正实现。

与连年亏损相伴的,是自2017年以来爱心人寿核心与综合偿付能力的明显“跳水”态势。

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7年末,爱心人寿核心与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尚为4363.86%,截至2020年四季度已缩至183.99%。对此,爱心人寿回应:“在满足监管要求的充足率水平的前提下,偿付能力并非越高越好。过高的偿付能力充足率往往意味着较多资本闲置,未用于支撑公司业务发展,资本效率较低。”

“抢跑”社区服务居家养老

通过爱心人寿官网公开信息,北京商报记者发现2020年12月该公司积极参与石景山区老年人家庭居家环境改造项目的新闻。

对“居家养老”方面产品和项目的进展,爱心人寿相关负责人介绍称,目前公司更多聚焦于重度失能失智老人、选择居家养老的老人,为该群体提供专业的医养护指导和服务。未来,公司也将继续以居家养老为切入口,并逐步延伸到社区型养老机构的建设,形成高度专业化、具有浓郁人文关怀的爱心特色尊严养老体系。

爱心人寿方面表示,未来公司在养老模式方面主要预期规划包括:提供在线专业养老咨询顾问服务;为有养老机构入驻需求的客户群体提供优质养护机构推荐服务;为有居家养老需求的客群体量身定制专业的居家养老服务方案以及在线居家安全评估服务,提供适老化改造方案等服务;提供居家及养老机构全程质量管理及跟踪服务。

中国精算师协会创始会员徐昱琛分析称,养老项目资金的投资时间较长、金额较高,恰好与保险资金投资期限相匹配,且养老地产长期收益率可能达到7%-8%,因而保险资金较为偏好此类项目。他建议,险企可为高端客户提供养老社区,至于网点铺设上可以全国“广撒网”,而规模相对较小的中小人身险公司可以专攻某一地区的市场。

“由于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不断提高,未来老年人的起居、医疗与护理服务需求市场空间广阔。目前,国内有很多寿险公司都参与了养老社区的建设,这会为这些公司的未来业务发展打开想象的空间。”李文中分析称,爱心人寿等中小公司积极参与这类项目当然也是从公司长远发展谋划,希望能够抓住先机,为公司未来的发展奠定基础。

不过,李文中也指出,与其他大型寿险公司直接开发建设养老社区不同,爱心人寿参与的石景山区老年人家庭居住环境改造项目,这类项目并不需要太大的前期投入,而且投资回收周期较短,是中小公司能够做的。而且,这类项目服务的并不是高端客户而是普通民众,具有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也是政府相关部门非常期待的项目。

“因此,对于中小寿险公司而言,如果把利润看薄一些,能够解政府之忧,提升老年人的生活品质,量力而行,以多种形式参与社区养老服务项目,应该是一条不错的发展路径。”对此,李文中如是评价。

北京商报记者 陈婷婷 周菡怡

posted @ 21-07-22 11:25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安徽二手汽摩信息网 @2014

Powered by 安徽二手汽摩信息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